疫情期间避免聚会 多伦多电影节或使用线上平台播放


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伊始,检测数据上的遗失、迟滞问题便一直存在。近期,美媒又曝出一个大问题:各州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收集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的数量。

现在,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。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·舒伯特呼吁称:“我们正敦促(卫生部门)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。”

当地时间星期六,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他在当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通话,并请求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羟氯喹。“今天早上我给印度总理莫迪打了电话,他们生产了大量的羟氯喹,印度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,”特朗普说。

而在全国范围内,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,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。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,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。

例如,在2003至2004年的“SARS”疫情时,统计相关数据降低了医护人员风险。

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·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,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,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。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,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,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。

但在全国范围内,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,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。

对此,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建议,每所医院应记录其员工感染新冠病毒的数量。但加德纳表示,由于医院担心可能出现“不安全”的情况,希望保护这些信息,因此可能无法获取受感染工作人员的数据。

更令人蹊跷的是,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“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”的报道。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。它们假借一份“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”称,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。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,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,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。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,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。更有所谓“中国专家”断言称,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。

“中国原罪论”不值得一驳。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、欧洲、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,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,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。有美国科学家认为,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,甚至数十年。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,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,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,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,采用中性的名称,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。